十第四十七部分

小说:日暖春寒 冰纨 作者:冰纨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

    93、

    凌飞寒喉头哽咽,后吞吐不及,只够堪堪张开那儿,任由霍青进出。

    霍青也是爽到疯了,更顾不上他受不受得住,胯下一杆长枪急抖乱刺,时浅时深,浅时反复碾压,深时狠命顶撞。壁柔软而充满弹,被他一再剖开又紧紧簇拥上来,凌飞寒虽未主动夹紧吸啜,兀自将他咬得飘飘欲仙。他为报恩情,自也是竭尽全力要令凌飞寒也攀上情欲的高峰,与自己一道仰卧云间,品味这世间无上极乐。

    凌飞寒心头本有一把锁,意欲将内心与外在,神需求与体欲望分隔开来,理智地对待。未料任是那把锁如何坚固,竟也挡不住情欲浪潮的拍击这浪潮如今并非仅他一人,却已同霍青起了共鸣,直如里应外合般,把他从身到心的护堤都冲垮了。

    他在那惊涛骇浪般敲击着自己身心的激烈顶撞中还要挣扎,要定住那一颗心不动,却才猛然察觉,自己竟似无力对抗伏于身上这青年纯粹而强劲的攻势。入体内原来是这般亲密无间的连接,不只是能满足身体的欲望,便连心脏,也仿佛要被他一举刺穿凌飞寒简直不知道自己脑中闹哄哄的还能想些什么,唯有刺入口中的手指、含着头的口唇、来回抽动的无比清晰地把那步步蚕食侵吞的感观都送进这具身体,这颗心脏。

    霍青霍青霍青

    没有别的想说,可说的了,只有趴在身上这个人,在这一瞬间,仿佛便成了自己的整个世界他其实还隐含着不安,只是那潜藏在最底层的暗影终究没有正以强有力的姿态撞击着他的快感光芒耀眼。他无法不令自己完全敞开身躯,把那颤抖着的硕大而灼热的物体迎进来,然后,在如愿以偿的一阵强烈抽搐与持续的热喷溅中,失神地张大了浑身所有能打开的孔隙,啊一声长而缠绵的颤栗轻呼,身体最后一道屏障被激烈地冲刷着肠道深处的滚烫浊熔化,那被挤在两人腹部间的坚硬物体终于快活得哭泣也似,伏在其中颤抖地流出股股热泪。

    凌飞寒面上也是双眼大瞪,鼻翕口张,泪痕交织,仿佛是呆住了。

    霍青蠕蠕地在他体内再抽动数下,小心抬起头,瞅他面色,微喘道:前辈

    凌飞寒被他这一声唤回神来,怕冷似的轻轻打个哆嗦,神色不知是哭是笑,哑声道:你当真这样便将我弄了

    霍青一时有些惶恐,急忙把他半抱起来,给他揩泪不迭,安慰道:这没有什么,总是快活的事,怎么又有甚相干。

    凌飞寒呆望了他一阵,被他抚慰得心下稍定,终于垂下眼睫,疲惫地轻叹一声,道:是没什么相干。说着,身子微微一蜷,将头搁在他肩膊膛上,道:累了么,睡会儿吧。

    霍青忙道:是,是。怕他睡不舒服,忙自己躺下去给他做个人垫子,又脱下自己外衣与他的一并给他罩在身上,搂着让他好好休息。他自己也累了一整夜,只是凭着一股坚执与兴奋神支撑,方能不觉疲累。这下尘埃落定,凌飞寒缩在他怀里很快便发出匀净柔和的呼吸声,他脑子里虽还兴奋得各样念头纷来扰去,身体实在也有些要散架了,闭上眼睛只两三息,连飞寒当真是要我了这念头也未闪完,便意识一沉,熟睡了过去。

    94、

    日头不觉已然攀高,晨起薄雾完全散去,一艘大渡船停靠简陋的码头,搭好跳板,船上行人把铜板丢进船夫拿着的瓦罐里,络绎下船。一匹马跟在一人身后,那人停下来数钱,它便若无其事地自那人身旁挤过去,走下跳板。那人给了钱才要走,又被船夫喊住:人要三文,那匹马又重又占地方,却得再加五文。

    那人莫名地张望一眼,那匹马其实本不曾停驻,踢踢踏踏自顾自地混在人群里小跑着,鞍空缰悬,也不知是谁的,遂道:老丈,那马不是我的。你看它不是径自走了

    船夫却怎懂得分辨,只皱眉道:上船时它便一直跟着你,这会儿虽走远,或许我看不见时,它又是你的了。

    这却是一笔糊涂账,那匹马既不回顾,也不会开口为他二人佐证,只悠悠闲闲地越过那群赶路的人,没入树林中去了。

    霍青仰躺在冷硬的泥地上,睡得迷迷糊糊,正觉着浑身酸痛翻过身。那一刹那,他突然记起了什么,交搁在下腹的双手蓦地往口一收,失声嚷道:前辈手却碰着自己膛臂膀,抱了个空。

    怀中一空,亦令他心中一空,猛一个鲤鱼打挺弹跳起来,胡乱甩头让自己清醒,同时仓皇四顾,眼中所见仅重山围拱,林木环耸,却没有其他人影。

    若不是身上伤还在,他几乎要以为昨夜的

    厮杀是一场梦。

    但也是相当于一场梦了。呈现在他眼前的现实只是空寂荒野,仿佛那场疯狂的交合,那个温柔调笑的人,都不曾存在过一般,静得令他心中恐惧。他在原地连打了几个转,竟而六神无主一般,惶惶然地想道:明明是他要我的

    为什么一醒过来,还是独自离开,不肯见我

    难道果然是那时他还不曾清醒,所以现在又后悔了

    却连一声招呼也不打坦然大方,温柔细致,害羞内敛哪个才该是真正的他

    霍青终于停下来,那脑海里的思绪却止不住,还是乱哄哄的,又凄凉,又委屈,两行泪几乎要夺眶而出,好容易忍下来,却不由得仰面一声凄楚高喊:前辈

    一面喊,一面失魂落魄地胡乱走着,东西南北也分不清,更不知自己要往哪边去。

    前辈飞寒

    他也不晓得自己在这空无一人的山中呼喊还有什么意义,亦没觉着一时尊称前辈,一时又直呼飞寒很是奇怪,只头重脚轻像踩着棉花也似歪歪倒倒地走出七八步,才听左近山石后传来个清朗声音,道:乱叫什么,山中鸟雀都被你吓跑了,还要引虎狼么

    霍青一呆,急转头一阵乱寻,脚下已自循着声音来处跌跌撞撞地冲了过去,还是嚷道:前辈

    三丈高的山石嶙峋陡峭,转过一看才知那不过尺来厚的一扇屏风,屏风后原来有股漫浸乱石间的水流,太过清浅以致不闻潺湲之声,刚在山石下低洼处汇聚成三四尺深的一座浅潭。

    凌飞寒正从潭中站起,浑身赤裸,只散下发髻,一捧乌黑发丝铺满肩背直垂进水里。那水刚好浸没他一半胯部,右臀的绷带也已拆开,只见两半个白生生紧翘圆臀杵着水面,周围涟漪圈圈,像以之为心绽开的硕大花瓣。

    霍青到底是真切地瞧见他了,欣喜之余便连他光裸身躯也没在意,傻望着他,又道:前辈。这回却是轻轻的,仿佛怕声音一大,惊醒了这个梦中人,他会又不见了。

    凌飞寒好笑地看着他,道:又怎么了

    霍青喃喃道:你你没走。

    凌飞寒以掌掬水,浇在自己颈项膛上,道:我做下的事,自然要一力担起责任。

    霍青一怔,忽然满面通红,结巴道:我不是要你负责不是,我不需要你负什么责我是说,唉我们是我该给你负责才对

    凌飞寒漫不经心地揉搓着自己膛肌肤,闻言斜瞟他一眼,微微一笑,道:是么

    霍青连忙点头,凌飞寒指尖搓到那两片肌间浅浅的沟壑中,一下下向下推着,道:你要怎样负责霍青看得人都呆了,傻愣愣地拔步往前,也不脱下衣衫便踏入水中,将手向他伸着,讷讷地道:我我帮你

    凌飞寒也是一怔,脂玉般的面颊上亦浮起一抹淡红,眉眼却是一展,右腿慢慢抬起,踏在水底石块上,水波便在他大开的腿间柔浪翻涌,悠然道:这里么

    可怜霍青被他这动作激得一腔血呼啦啦尽往上涌,差点便要自鼻腔里喷出来,好容易强自镇定,颤声道:是、是我弄的,自然

    凌飞寒想必是记起昨夜或者说凌晨时的疯狂缠拥,面上红晕更深,却抬手往他额心凿了个不轻不重的爆栗,道:这会儿才记起,也不嫌太迟你身上许多伤,我给你上了些药,却没包扎,怎好浸水的,还不快些出去

    霍青这才有空来看一眼自己身上伤处,果然是给敷了药的。他神一振,反而不退,两下将衣裳裤子都扯下来丢到潭边岩石上,走近两步几乎与凌飞寒贴拢了,道:腿上没伤,不怕水浸。飞飞寒,你这里还没清理么,我帮你

    他说着大起胆子把手向凌飞寒屁股,心里可早准备好被他一脚踢飞的。谁知那手当真艳福不浅,直到满把嫩滑肌肤入手,也没受到阻拦。他手里不规矩地跟着轻捏了两下,双眼却忐忑地直瞅凌飞寒神情。凌飞寒低垂着眼睫,像是极力忍耐,察觉到他的目光,便眼尾一斜,有些威吓之意,接着却低声道:不得故意捣乱。说罢双目闭上,上身前倾伏到他壮的膛上,将后臀略微翘起,竟是一副任他施为的温顺模样。

    霍青简直有些茫然了,低头看了看这个横竖都不太对的玄冰主,试探地道:那我进去了

    凌飞寒蹙紧眉峰,双手环上他后腰,借着水用力搓了两把汗垢出来,道:再这样磨蹭,不如让我进去你这里好了。

    霍青下意识地屁股一阵紧绷,实在怕他说到做到,慌忙以指腹在那幽邃沟壑中探了探路,按住那似有些红肿的口,轻轻入进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沦陷鲜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w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