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结局完篇

小说:陈莐 暮光微媚 作者:暮光微媚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

    、43 美丽的 错误吗

    长长的街灯下,莫刚把手在裤子口袋里,斜靠着灯柱。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静静地凝视着眼前女人。

    看着她,一双水汪汪闪亮的眼睛。那双眼睛,曾经单纯而清澈,藏不住任何情绪,简单易懂。

    此刻,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些他无法掌控的游移,不踏实的感觉。

    伸手轻轻地将她拉进他的怀里,为什麽突然要带我回你家别跟我说你是一时兴起。

    没什麽,想让你见见我的家人,看看我住的地方说起来,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给的一百万, 这公寓我们本租不起。她幽幽地说着。

    口一窒,莐莐,为什麽又提这件事你答应过,要把它忘记。

    有些事,不是那麽容易忘记的刻意低着头,避开他的目光,她的眼神透着一丝小心翼翼的谨慎。

    可以的,就当它是一个美丽的错误,把它忘记。我不许你把它放在心里折磨自己。他将她的头按在口,抚着她的头发。

    嗯美丽的错误那麽把黎小钰忘记好吗真正的忘记,包括对她的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终於把闷在心里一整天的话说出口了。

    抬起头,望入他的眼底,莫刚,你能做到吗

    寒着一张脸,莫刚勾唇不语。从什麽时候开始,这单纯的女人也学会绕着圈说话了

    天空上,疏疏落落的几点星光,伴着一弯眉月。一个高大的身影在路灯的照下拥着一个纤细的女子。夜风撩起,呼呼风声,吹着一对相对无语,沉默的身影。

    周日的早晨,莫刚在空旷的大床上醒来,手习惯地往身旁探了探。空的 她不在真的不在难掩心中的失落。

    昨晚,夜色中,她对着他挥着手的身影,随着往前急驶的电召车逐渐缩小。一道银白月光,将他和她的世界,切成两断

    不想醒过来,他把头埋在枕头里,想念着她的体温,她的气息。

    嘟嘟嘟嘟 对讲机忽然响起来。万般无奈,从床上爬起来,喂

    莫先生 楼下保安的声音,有一位陈莐小姐要找您

    陈莐 轰的一声,昏沉的脑袋一下全清醒了。

    打开门,看见她,他的莐莐 挽着马尾,小脸白里透红,清丽剔透如早晨的朝露,站在他的面前。

    将她迎进厨房,下巴抵着她的肩,贪婪地吸着她身上的清香。

    一大早过来弄早点,何不昨晚在这里过夜就好了,为什麽要这麽麻烦

    莫刚, 她用手肘抵开他,转身从冰箱拿出两颗蛋。你没读过小说里那些爱情故事吗 男女交往是从吃饭,牵牵小手开始的。一见面就上床,那叫一夜情。

    嗯这女人越来越古灵怪,弄得他不着头脑。

    从今天开始我们只牵手,吃饭。她把蛋俐落地打进锅里,嘶的一声锅里冒起一阵白烟。

    挑起眉毛,想看清楚眼前的女人,她是在和他开玩笑吗伸手想拉她,谁知道她的小身影一闪,往餐厅走去,你快去梳洗换衣服,吃完早餐陪我去个地方。

    手握着咖啡杯,陈莐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阳光普照大地。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咖啡香,浓郁的气味沁人心脾。心里某个念头,一点一滴,无比地清晰起来。错误的开始,也可以有一个美丽的结局。

    她要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重新认识彼此的真心

    作家的话:

    要结局的fu......

    、44 他不离 她不弃

    将近中午,陈莐拉着莫刚来到这家市区知名的舞蹈工作室。

    推开大门,一楼是开放给一般会员的舞蹈教室。二楼是私人租用的vip练习室。

    我是鼎盛传播的陈莐,事先打过电话来的。 陈莐手里拿着名片递给楼梯口的警卫。

    一身制服烫得毕挺,皮鞋擦得闪亮,一丝不苟的年轻人很仔细地拿着名片,在电脑屏幕上比对了半天。就在莫刚从鼻孔里哼着气,眼神闪出寒光之际,尽职的警卫终於挥手示意放行。

    闷声跟着陈莐,楼梯间内隐约听见音乐声,碰碰碰强烈的鼓点震得脚下的地板跟着跳动。

    搞不懂她到底要做什麽,这麽神神秘秘的莫刚的耐心到了极限。他向来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样被人牵着走的感觉,很不好

    正要开口问个清楚,陈莐食指放在唇上比了个禁声的手势,牵着他走向一扇木门。门把上挂着一个排子写着,练习中请勿打扰。指着木门上的玻璃窗,陈莐引着他目光向门内望去。

    空旷的大舞蹈室里,一个身着红色舞衣的细长身影,对着眼前墙面的大片玻璃镜,劈腿,旋转,扭腰,摆臀,舞得浑然忘我,全心投入。

    岁月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略为僵硬的四肢,不再柔软的腰身,高难度的专业舞蹈动作她做得吃力。毫不气馁地,反覆练习着,跳跃,劈腿,再跳跃,再劈腿举手投足间,散发着内心深层的韧和强悍。

    汗湿的发际,一滴滴的水珠,滑落在她弯着坚毅弧度的唇角,滑入光亮的木质地板缝隙,滑进莫刚千疮百孔的心里。心里最深处,曾经住着一个淌着泪水,缩在门後露出半张脸,挥手喊着刚哥哥柔弱无依的小女孩

    年少的时候,小女孩像一个甩不开的橡皮糖,他任她黏在他身上撒娇耍赖。後来,他变成她身边无法摆脱的影子,他无法停止想控制她的欲望。两颗同样强势倔强的心,碰撞成为一次又一次的争吵,将曾经的温柔爱恋一点点地磨去

    抿着嘴,莫刚悄悄地转身离去。

    将一切对她的爱恨,都留在背後

    究竟是谁对不起谁谁辜负了谁

    再追究已经失去意义

    他现在想追究的是,跟在身边的,这个曾经单纯的小女人,脑袋里究竟还藏着些什麽

    ******

    很忙碌的一天

    傍晚时分,陈莐挽着莫刚的手走进一间布置雅致的意大利餐厅

    下午,陈莐拉着莫刚看了场电影,散场後,陈莐说她晚上有约。

    一个,男的,大学学长,约她晚上吃饭。很重要的饭局,不能失约。她一派无所谓的问莫刚,要不要一起去吃饭或是他要自己打车回家也行。

    莫刚愤怒的怒火在眼里燃烧着,学长脑海里闪过那个臭未乾的小白脸。

    也许是燃烧过了头,冷却过後,他冷地瞅着她。好啊,一起去他要看看,她到底想要干什麽

    约她的,原来是个貌不惊人的四眼书生。相互介绍後,四眼书生很紧张地,十指绞动着,神态焦虑。放轻松啊,陈莐安抚他。不停擦着汗,他喃喃说着,说感谢陈莐来帮他壮胆,他已经试过几次了,就是开不了口这次是背水一战了

    完全像是外人,莫刚只能闷头喝水

    忽然一个女人像风一样的扫到桌边,四眼书生忙着拉椅子让她坐下。

    盈盈,你永远是最晚到的。陈莐小小翻着眼抱怨着。

    不晚,不晚,时间刚好。四眼书生讨好的眼神完全凝在身旁女人。

    呵呵一直紧绷着的莫刚终於搞清楚今晚将上演的戏码。看着话语如珠,旁若无人高谈阔论的盈盈,心想久闻不如见面,这个女人,豪迈爽朗,和陈莐一个像火,一个像水,能成为闺蜜,也是奇迹

    主餐过後,侍者送上咖啡,甜点,还拿来大大的一束,盛开的红玫瑰。聒噪的盈盈看着艳红的玫瑰,闭上了嘴,眼神闪着期待

    四眼书生双眼柔情流转,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一个致的天鹅绒小盒子,盒盖打开,小小的戒指闪着小小的光芒,不璀璨不耀眼,但是瞬间湿润了盈盈的眼睛在众人的目光下,点了头

    亲自为盈盈戴上戒指,他结结巴巴地说,苦追她四年,这一天,终於被他给等到了他要牢牢地将她绑在身边,永远爱她。

    含着感动的泪光,陈莐见证着动人的心弦的这一刻。偏头看莫刚,他仍是一张雕刻如画的脸庞,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看得见的魅惑,不透的深沉

    ******

    一样长长的街灯下,一样疏疏落落的几点星光,伴着一弯眉月。

    再次斜靠着灯柱,莫刚,静静地,凝视着眼前女人。

    夜,很宁静,心,很纷乱。

    眼前的女人,正在脱离他的掌握,他不清她究竟在想什麽。

    将她轻轻拥在怀里,她静静依靠着他,这样的感觉,是最初触动他的感觉,美好纯净,如银白月光。

    莐莐,到底想我怎麽做你不说我会疯的 他的声音透着苦恼。

    我想我想像盈盈一样,让一个男人苦追四年,不离不弃

    莫刚,你做的到吗

    、45我爱你 2014

    我想我想像盈盈一样,谈一场纯纯的恋爱,有一个男人愿意苦苦等候,不离不弃 她声轻如风,却字字清晰。

    莫刚,你做得到吗询问的眼神,她望着他。

    莐莐,我不懂,什麽叫纯纯的爱我全心全意的对你,不纯吗锐利的目光,强势的语气,像低气压般笼罩着她。

    摇着头,她觉得悲哀,他完全不懂她。我需要被了解,被尊重,而不是被掌控,被眷养你不懂爱

    望着她的脸,莫刚沉默着。眼神冷光闪烁,几度变幻,终於,黯淡

    拥抱着她的手,紧握又紧握,浓浓的依恋,深深的不舍。然後,缓缓地放开

    莐莐,很久以前我曾经想放你自由,但是我舍不得深黑的眼底一抹散不开的忧伤,现在,我知道,强摘的瓜不甜我放你自由

    心,撕裂般地痛着

    他的骄傲,不容许相同的背离再度发生。这一次,他选择先转身。

    头也不回地,他大步离去。

    ******

    个决定命运。

    爱恨分明的个,注定了如果不能相守到老,就是生如陌路。

    他爱她时,她便是宇宙,他像是环绕着她的星晨,因着她的欢乐而闪耀。他决定对她死心放弃时,他就像慧星陨殁,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没有要他离开她,她只是要他换个方式爱她。

    没想到的是,他的骄傲,更胜她百倍,千倍。

    一天,两天,十天,半个月莫刚毫无消息,打他的手机总是转语音信箱。

    然後,在飞翔的新片发布记者会上,黎小钰告诉陈莐莫刚回a国了。据莫天说,莫刚会留在那儿,暂时不会回来。

    陈莐终於绝望。莫刚真的够狠,他从她的生活里,彻底蒸发。

    拖着疲倦的脚步,经过那盏莫刚曾经斜斜靠着的路灯,灯柱的长影依旧,灯下的她却是人单影孤。很想他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的身影,已经深深印在她的心上。不懂爱的,是她

    她的眼泪,瞬间崩溃。莫刚她在心中喊着他的名字他发过誓,会永远对她好,怎麽可以说话不算话

    心好痛,从不曾哭得如此狼狈,流过如此多的眼泪

    即使流乾了泪,他也不会看见心更痛,痛得无法呼吸

    她虚弱地将头靠在灯柱上。

    不远处黑暗的角落里,一个修长的人影,无奈地叹息着。很想将那个哭得可怜兮兮的女人抱入怀里不过,再忍一忍吧咬着牙,无声地,在同一片夜空下,与她一起,心痛着。

    ******

    2014年5月20日。莫刚消失整整一个月。

    数着他离开的日子,成为一种习惯。想念他,也成为一种习惯。

    她不再哭泣,因为她答应过他,永远不要再流泪。

    她只是更加忙碌地工作着,彷佛是用工作来麻醉自己。

    又一个寂寥深夜,她孤独地走在熟悉的街道上。远远隐约看见街道尽头的巷口人影晃动,发生什麽事了吗

    都市里无奇不有,见怪不怪。她向来没什麽好奇心,只是自顾自的踽踽独行。

    走到巷口,人群自动从中间分开两边。陈莐被眼前的景像惊呆了

    通往公寓的小巷里,地上密密地铺满着银白led灯,闪烁如星光大道。星光大道正中,鲜红的玫瑰花拼出斗大醒目的数字2014。

    所有围观者的目光都在她身上,这是怎麽回事

    耀眼的灯光中,一个高大身影向她走来。灯光太亮,看不清来人的脸。但是那个身影,她太熟悉那个曾经抱过她,安慰过她,陪伴过他的身影,即使闭着眼睛,她也可以分毫不差地在心里刻划出来。

    他走到她面前,深情的凝视着她,在她的惊呼声,及众人的惊叹声中,单膝缓缓下跪。打开手掌,一枚致不奢华的戒指晶莹闪亮,莐莐,我想永远呵护你,爱你一生一世,你愿意吗

    泪水如决堤,陈莐哭得说不出话。跪在地上的莫刚,暗暗咬牙,傻女人,说话呀

    叹着气,算了,不说话,就当她是答应了

    站起身,拉起她的手将戒指套上,一使力将她拉入怀里,别哭了,宝贝爱怜的吻落在她的脸上,吻着她的眼,她的鼻,然後,在众人的鼓噪起哄中,吻上她的唇。

    无视她羞红了脸用手推他,他强势地紧拥着她,舌尖探入她的唇腔,缠绕她的舌尖,引她进入他的领域,再狠狠蹂躏。

    2014,爱情万岁

    作家的话:

    <陈莐> 就此完结

    写作是辛苦的 能够坚持写完 是因着许多朋友的支持和鼓励

    谢谢大家 非常非常感谢

    以文会友 以心交流 小说的世界里 微媚期待与大家 再相见

    微媚 鞠躬告别ing。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沦陷鲜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w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