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陷害第没商量

小说:废柴庶女逆九天 作者:浅铃儿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

    废柴庶女逆九天,别不是你为了脱罪,而信口胡诌的吧

    水无痕望着脸色如常的叶岚风,突然问了一句。唛鎷灞癹晓

    相对于叶子清的深信不疑,水无痕则是将信将疑。

    以前,那个迷恋他的胆小女子,早已判若两人。而今的叶岚风,不但腹黑,而且贪心,极其无情涓。

    水无痕可不相信,那个能在一夜之间,将他的藏宝阁全部都搬空的叶岚风,还会处处为叶子清着想。又或者说,她是有心而为之的吧

    叶岚风不看水无痕,只淡淡地说了句:

    父亲大人,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帝君面前,真假自有分晓。垦

    水无痕恨自己,叶岚风是知道的。可现在他们同坐在一条船上。更何况,叶岚风刚刚的话,对于水无痕来说,不可能不起作用。

    所以,对于水无痕的冷嘲热讽,叶岚风就当做没有听到。

    叶子清点了点头,心道,这个女儿虽然孤傲,可还算是明白事理。叶岚风识趣,叶子清自然不会难为她。毕竟,在将来的修真大会上,他还帮叶岚风准备了一份大礼。

    叶岚风的无视,令水无痕的脸色又再变了一下。他再想说什么,叶子清已递了个眼神过去。

    水无痕的眸子里,浮过不甘的神色,却硬生生地忍着,没再开口。叶子清对于水无痕来说,是亦师,亦臣。再加上皇后的刻意交待,水无痕并不敢在叶子清的面前,表现得太过激。

    反正,他和叶岚风的仇,已经结下了。想要报复,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想到这里,水无痕的不平,也渐渐地熄了。

    叶岚风,无论你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你一个字。

    叶子清并不知道水无痕的想法。他回过头来,望着叶岚风。露出一抹威严而不失慈爱的笑,试探地问了句:

    风儿,我们进宫去,待会儿看到陛下,说话要注意些

    叶子清的话,是在提醒叶岚风。毕竟,要想对付叶邹城这样的老狐狸,若没有两把刷子,是不行的。单单看叶子清和邹城在朝堂之上对峙数十年,对方仍然安然无事这一样,就知道邹城是个何等可怕的人。

    叶岚风乖乖地应了一声,随即垂下了眸子。心道,这样简单的事情,哪用得着你来交待

    她叶岚风是谁啊她可是坑蒙拐骗门的门主啊,有的是本事,能将黑的,说成是白的,能将对的,说成是错的。就连这次,她也是想屈连窝的,将罪名都冠到了邹平的身上。

    至于邹城么

    嗯嗯,若他不来惹自己,倒还罢了,若他惹了自己,也是照打不误。

    威严的宫殿之内,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金色的琉璃瓦,在无数的明灯之下,闪着淡淡的光辉。

    当叶岚风随着太监来到御书房的时候,邹城已经在等候多时了。叶岚风留意到,来的不止是邹城,还有那个被打得五彩缤纷的邹平,正躺在一侧的担架上,浑身上下,缠满了绷带。

    邹城狠狠地瞪着叶岚风,看那样子,似是要从她的身上,看两个洞出来。

    几日前,叶岚风打断了邹莲的一手一脚。邹城花费了无数的银子,并取来了珍藏许久的黑灵丹,这才保住了邹莲的一手一脚。

    本来,邹城还打算和叶岚风来个秋后算帐呢,可才隔了几天,叶岚风就指使自己的奴才,将自己的儿子,打成了个半残。

    这个叶岚风,原先只是个远近闻名的废柴,可是,近一段时间以来,她不知为何实力大增,到处惹事事不说,还出够了风头。

    可若单单出风头,倒也罢了,这连续的两把火,都烧在了自己儿女的身上,向来护短的邹城,终于都忍耐不住了。

    叶丞相,你教的好女儿

    邹城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在邹城看来,叶岚风的肆无忌惮,背后一定有叶子清的撑腰,所以,这笔帐,若要归根结底,还是要算到叶子清的身上。

    哈哈,老夫的女儿,向来乖巧听话,虽然算不上

    首页 上一段

    废柴庶女逆九天,邹将军所说的好女儿,可老夫有女如此,实在是幸事一桩啊

    叶子清哈哈地干笑了两声,不咸不淡地回了句:

    邹右军的女儿,也不错嘛

    听了叶子清这句不知道是褒还是贬的话,叶岚风忍不住抽了一下唇。明明知道邹莲被自己打得现在都没能下床,可叶子清故意什么都不提,只是打了个哈哈,就算是过了。

    叶岚风承认自己既腹黑,又自私,可她无论怎样看来,叶子清在这两个方面,都要胜自己一筹。

    揣着明白装胡涂,这句话,说的就是叶子清。

    叶岚风静静地站在一侧,沉默不语。今天,来做和事佬的,是帝王叶孤笑。可是,他却现在都没有浮头。

    叶岚风知道,只要水孤笑没来,无论你说得天花乱坠,都起不到一点的作用。留一口气,还不如暖一下肚子。

    眼看着叶子清已经的邹城对上了眼,可水孤笑依然没有出现。

    叶岚风猜想,想来水孤笑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才聚齐了两家人前来。可自己却不露面,又或者说,是在暗中观察着双方的反应。

    人常说,懒人筋多,帝王心多。在帝王面前,通常一个字眼,一个小小的动作,都会引起帝王的无限猜忌。而许多人,就是输在了这些细节之上。到最后,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所以,现在的叶岚风,只乖巧地站在叶子清的身后,尽量地保持沉默。以期在最后的时间,可以给邹城一个迎头痛击。

    这边,邹城一听叶子清的话,鼻子差一点气歪了哟嗬,这个叶子清,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他才给了一分的颜色,叶子清就想开染坊了。

    邹城的脸,更加地青了几分,他望着躺在担架之上,已经是进的气多,出的气少的邹平,袖子的拂,狠狠地说道:

    老夫的女儿,可不敢狗仗人势,见人就吠。

    叶子清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不过是小孩子打了一架嘛,输了就输了,怎么会有这么胡搅蛮缠的人呢

    叶子清冷笑了一声,刚想说什么,站在他身边的叶岚风忽然慢悠悠地插了一句:

    邹伯父的话,说得真是对极了。明明技不如人,还敢妄自上去挑衅,乱咬乱吠的,可不是人人喊打的恶狗么

    叶岚风只用了一句话,就将邹城踢过来的球,再踢了回去。众所周知。邹莲被打,是因为向叶岚风挑衅,邹平被打,则是因为强出头,在闹市上拦截叶岚风,枉想替自己的妹妹报仇。

    这下可好了,叶岚风只用了一句话,就把邹家兄妹,全部都说成了狗。

    听了叶岚风的话,叶子清脸上的冷笑淡了一些,他望着差一点就气成内伤的邹城,佯怒道:

    风儿,邹右军在此,不可口出粗言,费事惹人笑话

    叶岚风不去看气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邹城,只顺着叶子清的话,佯装委屈地说了句:

    可是,真的是他们两兄妹来欺负女儿的啊

    叶岚风说的是实话,两兄妹被打,都是因为不自量力。而叶岚风,只不过是之美地将他们变成了他们想像中自己的样子而已。

    叶岚风

    听叶岚风说得越来越不象话,邹城怒了。他一指叶岚风,说道:

    小小年纪,大人说话,哪里有你插嘴的地方

    叶岚风向后退了一步,看似害怕,其实大声地说了一句:

    邹伯父的样子,怎么和邹平来找女儿的时候一模一样呢莫非,他们都是邹伯父教的

    叶子清睨了一眼面无人色的邹城,咧着嘴笑的那是个大言不惭:

    风儿,你现在是不是知道了,邹伯父家,实在是家学渊源啊

    带领叶了清和叶岚风来的太监一个忍俊不禁,嗤笑出声来。以往,他只知道叶子清是个宝,可现在看来,他的这个女儿,还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废柴庶女逆九天, 不得不说,以往在朝堂之上,向来伶牙俐齿的邹右军,总是说得丞相哑口无言,可今日终于知道了风水轮流转的道理了。

    看来,若论起毒舌,这个叶家的小姐,可是首当其冲啊。

    这边的邹城,早已恼羞成怒。多少年来,在朝堂之上,只有他气得叶子清无话可说的份儿,什么时候,他也落得如此的狼狈了

    他一怒之下,指着叶子清:

    你的女儿,把老夫的儿子打成这个样子,你说说,要怎么算

    邹城想说的,本来是让水孤笑评评理的,可是,一看看空空如也的龙椅,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转了个弯,变成质问叶子清了。

    是啊,不管谁欺负谁,现在吃亏的,可是自己的儿子,难道,就这么算了不成

    本来,邹城是想要水孤笑的面前讨个公道的。可现在,水孤笑明显地躲着他,那么,可不敢便宜了叶子清了。当众打叶岚风一屯,好象也没有可能。可他儿子的打,也不能白挨,横竖,这医药费,得敲诈叶子清一笔吧

    叶岚风淡淡地笑了起来:

    邹伯父,只是小孩子家的游戏,邹伯父怎么就认真了呢

    叶岚风的言下之意,小孩子打不过,就回家去搬大人出来。这样的家长,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小孩子家的游戏么

    邹城的眸子深处,蓦地闪过一抹厉光。若是他找人把叶岚风打个半死,那么,也可以说是小孩子的事情了

    叶岚风望着邹城,淡淡一笑:

    又或者说,在伯父的眼里,小孩子家家的儿戏,重要过守城的重防

    叶岚风的这句话,是冲着水孤笑的脚步来的。

    叶岚风的耳力极好,早就听到了有人匆匆忙忙赶过来的脚步声。

    这里是御书房。是水孤笑准备处理叶、邹两家矛盾纠纷的地方,别人的,不可能会往这里宣。所以,这来的人,一定就是水孤笑。

    毕竟,叶子清和邹城,一个文官之首,一个武将世家。不论是怠慢了哪一家,都不是上策。

    ,果然,叶岚风的话才一落音,门口处,就传来太监尖嗓子的声音:

    陛下到

    一抹高大的身影,朝着屋内走来。所有的人马上跪拜:

    见过陛下

    水孤笑五十多岁的年轻,有一张和水清寒五分相似的五官。因为长年的养尊处优。这个曾经英气凛然的男子,此时变得阴鸷深沉,宛如看不到底的海。

    水孤笑望着屋内的几人,淡淡一笑:

    朕有事要处理,所以来得迟了,两位都是朕的左膀右臂啊,怎么能因为一点小事而失了和气

    听了水孤笑的话,叶子清和邹城两人,同时地抹了一把冷汗。

    自己的主子是个怎样的人,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呢水孤笑的这个人,向来是表面一套,心里一套,他的脸上笑得越好看,心里或许就在打着歪主意。而今,他分明是故意迟来,却还找了一堆的借口。

    可是,他怎么不想想啊,若是私底下里通解的事情,他们两人,又何苦跑到这御书房里来,惊动圣驾呢

    邹城上前一步,一指叶子清,说道:

    臣告陛下,叶丞相怂恿他的女儿,将臣的儿子,还有女儿,全部都打成了重伤,臣请陛下替臣讨回一个公道

    事情既然闹到了这份上了,何不干脆让水孤笑作主,替自己的儿子、女儿,讨回个公道呢

    哦

    水孤笑望着叶子清,似笑非笑地说道:

    那么,叶相又如何说呢

    是啊,这劝架,也得有劝架的艺术呵,若是仿帮一方,让另外一方心里不满,可就麻烦了。

    叶子清上前两步,望着水孤笑,说道:

    臣愿听圣意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沦陷鲜文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w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